返回

三国寻龙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百七十九章 逃出陈留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130小说网手机站:m.130txt.com]130小说网m.130txt.com    第七百七十九章逃出陈留

    话说陈留城中暗流涌动,混乱黑夜中也适合浑水摸鱼,竟然让黄盖和张辽的小队,利用曹军只顾着劫掠的心理,成功劫持了夏侯楙。

    夏侯楙贪生怕死,全力配合,将负责看守的小将韩荣彻底制服。韩荣乃是大将韩浩之子,带兵颇为精干,黄盖想起主公陈龙一向对于人才十分渴望,竟也兴起了爱才之心。

    青龙特战队员押着韩荣手下士兵,让他们用运粮的车队,运送人质向着北城门走去。北城门是与官渡重要的黄河漕运城门,因此看守北门的大将是城中唯一清醒而廉洁的大将戴陵。

    戴陵在曹军中以严格严肃著称,平时不苟言笑。今日他一身皮甲,笔直站在城门的鹿寨前,看着一行曹军押运的车队缓缓驶来,心中疑惑,终于扬起右手,发出了停止前进的命令。

    韩荣与黄盖上前,韩荣脸上堆起僵硬的笑容,对皱眉的戴陵道:“奉将军令,将一众人质转移到官渡看守。”

    戴陵不为所动,看着韩荣道:“陈留城刚刚拿下,张文远等人就在城外伺服,为何就要送出人质?”

    韩荣佯装不爽道:“我只知道执行命令,其它不知道许多。”眼光连连转动,不知道该不该就此发作,戴陵的人数并不多,而明显青龙军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,张辽更是名声在外的勇将,打起来徒然送了戴陵性命。

    就在韩荣犹豫不决之际,戴陵果然不依不饶追问道:“既然是将军的命令,可将符节拿来验放。”

    韩荣暗叫不妙,嘴硬道:“将军口谕,何来什么符节?劳烦戴将军速速开门。”

    戴陵把脸一板,严肃道:“军令如山,岂能儿戏?若是口谕,待我让人去城主府核实。”

    韩荣一时间语塞,眉头皱起向身后的黄盖看了一眼,引来戴陵目光审视,从黄盖身上扫过。戴陵从未见过黄盖,张嘴问道:“韩荣,这位是?”

    黄盖手中匕首一紧,抵在韩荣腰眼上,若是韩荣想逃,就先结果了他。同时准备挥手,下达动手的命令。就在要命的时刻,后面的夏侯楙一声咳嗽,从黑影中走了出来,喝道:“本将军的命令,就不是命令吗?”

    戴陵这才看清是夏侯楙,连忙躬身施了一个军礼道:“原来是夏侯将军,在下对夏侯元让将军景仰的很,此问何来?却原来是您的命令,韩荣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夏侯楙嘿然道:“吾本想暗服私访,韩荣口中的将军就是我。戴将军你速速开门。”

    戴陵脸色微变,想不到夏侯楙竟然亲自前来,少见这个公子哥如此勤勉,其中必定有问题,戴陵却又说不出来,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夏侯楙面色也是微变,威压道:“戴陵,就算是曹公子,也对我言听计从,你还敢怀疑我吗?”

    戴陵终究不是笨蛋,终于将腰弯了下来道:“夏侯将军严重了。”回身道:“速速打开城门,我亲自护送夏侯将军出城!”

    厚重的城门终于吱吱呀呀打开,一行人迅速穿越城门,渐渐将亲自送到城门外的戴陵甩在了身后。戴陵目送车队离开,命令关好城门,亲自拉了一匹军马,直奔城主府找曹丕而去。

    众人出得城来,沿路渐渐走远,目标正是官渡方向。总路程大概六十余里,但因载满了行动缓慢的人质,行动并不迅速。黄盖看看天色,命人先去官渡侦查,若是曹性引导郭嘉、魏延已经得手官渡,则需通知人来迎接。张辽道:“要不先躲一躲?恐怕路上会遭遇曹军败兵,人数多了恐怕会伤了人质。”

    黄盖闻言,沉吟道:“恐怕那个守门的戴陵,已经去了城主府找曹丕。耽误了行程,恐怕后面会有追兵搜索,到时候反为不美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夏侯楙忍不住插口道:“将军若是放了我,我感念您的恩德,自然回去说服子桓,休要追击你等,也算给了文远一条机会。”

    黄盖和张辽面面相觑,张辽噗嗤笑出声来道:“鬼才信你的话!”

    夏侯楙不由得七情上面,急道:“文远,我好歹也是谯城公子,怎会言而无信。我对文远只有好意,绝不会落井下石。”

    张文远见他脸色惶急,不由得信了八分,用眼光请示黄盖,黄盖笑道:“留着你夏侯楙,曹丕追上来,我手里还有人质。若是放了你,岂不是失了盾牌。就凭韩荣一个,曹丕恐怕眼睛都不眨,就杀上来了!”

    夏侯楙见黄盖不从,泄了气的皮球般不再说话。黄盖命道:“道路不通,只好绕道行之。黄河岸边的小船位置隐秘,可以用来运送。只是来路崎岖山路,不利于车马通行,还需要先找个地方躲避。”

    张辽对陈留地理颇为熟悉,遵命先带众人绕进弯弯山路,躲避进入一处隐秘山谷。张辽觉得夏侯楙十分配合,暗地里安慰夏侯楙道:“等我方众人安全抵达官渡,自然会将将军放回。我想青龙军也非滥杀无辜之辈。”青龙军恰恰在这方面口碑相当只好,夏侯楙只好点头遵命。

    曹丕连日操劳,正在城主府睡得香甜,从人不敢打扰,戴陵没办法只好在院子里傻等。等到天色渐渐大亮,尚未梳洗的曹丕才从正房中走了出来,一眼看见戴陵下了一跳道:“戴将军何以到此?怎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戴陵心里叹了口气,料那些人质早已走远,将人质出城的事说了一遍。曹丕大惊道:“夏侯子林亲自押运人质出城?”戴陵吸了口凉气道:“中郎将都不知晓?”

    曹丕性格阴冷,迅速冷静下来,夏侯楙本来是他的死党,也是笼络夏侯惇必要的工具,在戴陵面前,切不可显露太多,即使夏侯楙有大错,也不可现在表露出来,这就是疏不间亲的含义。曹丕挥挥手,对戴陵道:“此事我知道了,自然会了解清楚,戴陵将军可以回去了,继续守好城门即可。”

    戴陵浑浑噩噩出门,不清楚为何曹丕如此冷静,但是看他惊讶的态度,应该是对夏侯楙押送人质出城并不完全知情。戴陵的军马刚刚转过横街,对面急匆匆跑来一队人马,从戴陵的队伍旁边冲了过去,戴陵冷眼去看,见为首的依稀认得是段默,不由得又吃了一惊,段默是夏侯楙的家将,也来找曹公子何时?

    难道夏侯楙反了?这个念头吓得戴陵浑身一哆嗦,仿佛看见曹家一地的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事情肯定与夏侯楙有关,戴陵想想有些后怕,却是公子哥们之间的故事自己不敢也不该过多参与。其实,段默只不过是来报告曹丕,夏侯楙昨夜被人劫持了。

    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
" [130小说网手机站:m.130txt.com]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